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如何判断董事、高管人员获得的商业机会是否构成公司的商业机会?

投资者、董监高人员合规经营系列案例之七

发布时间:2021-11-02 16:40:00


    一、裁判要旨

    判断董事、高管人员获得的商业机会是否构成公司的商业机会,应当同时考虑以下因素:一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董事、高管人员在执行公司职务过程中获得。二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与公司经营活动密切相关的商业机会。三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董事、高管人员有义务向公司披露的。

    二、基本事实

    1.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查明,一亚公司与立化公司是关联公司,张衍国为一亚公司和立化公司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一亚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能源、环境领域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

    2.徐可培分别是一亚公司和立化公司工作人员,在一亚公司兼任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2015年6月1日,徐可培与立化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9年1月9日,徐可培与立化公司协议解除双方劳动关系。2018年2月9日,一亚公司任命徐可培为公司兼职副总经理,负责处理公司特定事务。2018年12月12日,一亚公司和立化公司联合做出《人事安排通知》:“……徐可培借调到一亚兼任销售副总经理,主管国内销售及市场工作……”

    3.徐可培是即崇公司和水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即崇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13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由徐可培100%持股,并由徐可培担任法定代表人,即崇公司经营范围为:从事环保科技、水污染处理技术……。水合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23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为徐可培持股95%,水合公司经营范围:从事智能科技、环保科技、水污染处理技术……

    4.2017年至2021年,上海公卫中心一直是一亚公司的客户。上海公卫中心焚烧炉项目,一亚公司为总包方提供技术服务,一亚公司中标焚烧炉委托运行管理服务项目,一亚公司提供了相应合同予以证明。

    5.徐可培参与上海公卫项目。徐可培任一亚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主管上海公卫项目及国内市场工作,在上海公卫项目中主要负责与项目委托方的磋商合作、商业谈判及推进招投标项目的进行。一亚公司提供了徐可培的差旅费予以证明。

    6.2019年3月,上海公卫中心(甲方)与即崇公司(乙方)签订《实验室废液即时处置项目设备租赁合同》,约定甲方租赁乙方20L/D实验室废液“一站式即时”处理设备一台,租赁期限2019年3月1日至2024年2月29日,租赁价格为每年19.6万元。2019年3月,上海公卫中心(甲方)与水合公司(乙方)签订《上海公卫中心实验室废液即时处置项目设备运行服务合同》,约定甲方委托乙方对20L/D实验室废液处理设备进行操作、维护和保养。服务期限为:2019年3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若合同到期,双方无异议,服务期限自动续延一年。服务费用:每年9.6万元。

    7.徐可培在2018年上半年开始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的早期磋商工作。上海公卫中心与即崇公司、水合公司的合同还在履行中。

    三:裁判结果及理由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一、徐可培是否为一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首先,关于徐可培是否在诉争期间兼任一亚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一项。一亚公司和立化公司为关联企业,2018年2月27日一亚公司任命徐可培为一亚公司兼职副总经理;2018年12月13日,一亚公司和立化公司联合发送人事安排通知,强调徐可培担任一亚兼任销售副总经理的主管事项及权限;加之徐可培在“检讨书”中的自认事实,足以认定徐可培在诉争期间兼任一亚公司副总经理一职属实。其次,根据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一款规定,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本案中,徐可培作为兼任的一亚公司的副总经理,主管一亚公司国内销售及市场工作,可以调度总工办、技术部人员配合,相关职权范围对一亚公司的经营管理具有全局性重大影响,应认定徐可培在诉争期间系一亚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

    二、徐可培是否谋取了属于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首先,从商业机会的来源来看,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的甲方为上海公卫中心,上海公卫中心为一亚公司客户,徐可培在担任一亚公司副总经理期间获取的涉及上海公卫中心的商业机会,在徐可培无证据证实属于其完全是基于个人身份获知、获取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属于一亚公司商业机会范畴。其次,从诉争商业机会与一亚公司的经营活动关联性来分析,诉争商业机会在一亚公司经营范围之内,属于一亚公司同类业务内容,具有被一亚公司可利用性。再者,从一亚公司是否具有利用诉争商业机会的条件来分析,应当主要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考察商业机会是否能够实际被公司所利用,包括该公司是否具有该商业机会所需的资源、能力等因素。本案中,从一亚公司经营范围和技术能力来看,显然具有利用诉争商业机会的条件。徐可培虽主张一亚公司没有意向与上海公卫中心开展废液处理项目合作,但未提供相应佐证。综上,一审法院认定诉争的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属于一亚公司商业机会,徐可培通过即崇公司、水合公司利用该商业机会开展自营活动,谋取了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侵害了一亚公司的合法权益。

    三、关于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依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之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本案中,徐可培通过即崇公司、水合公司利用该商业机会开展自营活动,谋取了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侵害了一亚公司的合法权益,徐可培诉争期间所获收益应归一亚公司所有。结合本案事实,法院酌定诉争期间的利润收入为30万元,徐可培未提交即崇公司、水合公司的财务资料,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不利责任。

    徐可培对一审结果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判断董事、高管人员获得的商业机会是否构成公司的商业机会,应当同时考虑以下因素:一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董事、高管人员在执行公司职务过程中获得。二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与公司经营活动密切相关的商业机会。三是公司商业机会是否是董事、高管人员有义务向公司披露的。本案中,首先,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的一方是上海公卫中心,上海公卫中心是一亚公司客户,现徐可培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获知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系基于其个人身份,故应认定其系在执行一亚公司职务过程中获得,应属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其次,虽然一亚公司未实际开展过类似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业务,但该业务的开展在一亚公司经营范围内,不需要特殊资质,徐可培未能提举有效证据证明一亚公司在明知存在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商业机会的情况下,明确表示拒绝,故应认定该商业机会对一亚公司具有可利用性且与公司经营活动密切相关。再次,如上所述,徐可培系在执行一亚公司职务过程中获得的商业信息和机会,即负有向一亚公司披露的义务。综上,应认定案涉上海公卫废液处理项目属于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徐可培通过即崇公司、水合公司利用该商业机会开展经营活动,谋取了一亚公司的商业机会,侵害了一亚公司的合法权益,一审法院酌情判定徐可培、即崇公司、水合公司连带赔偿一亚公司30万元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责任编辑:郭向兵    

文章出处:金融庭    



关闭窗口

地址:安阳市文峰大道东段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455000   咨询电话:0372-3163078  
您是第 23643379 位访客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