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投资者、董监高人员合规经营系列案例之六

董事高管未经股东会将公司资金借给第三方给公司造成损失,股东可以直接起诉要求赔偿吗?

发布时间:2021-10-23 17:37:18


    一、裁判要旨

    股东以自己利益受损为由提起诉讼的,首先需要注意区分股东利益受损与公司利益受损两种情形。若因公司利益受损而使得股东利益间接遭受损失的,原则上应由公司作为原告提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之诉,例外情形下股东可以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只有当股东利益直接遭受损害的情形下,股东才能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损害股东利益责任之诉。对于公司利益遭受损害时,股东根据自身股权比例,将公司的财产损害直接等同于公司股东的利益损失的,法院一般不予支持。

    二、基本案情

    2014年3月20日,乐视体育公司成立。现法定代表人为雷振剑,2016年11月24日前的法定代表人为高飞,周迅为原乐视体育公司财务副总监。

    2015年4月27日、2016年4月11日,东方汇富中心分别与有关各方签署《A+轮融资协议》《B轮融资协议》,约定:A+轮融资中,东方汇富中心实缴出资15660733.8元,持有乐视体育5.28%的股权;B轮融资中,东方汇富中心认购新股后,持有乐视体育公司4.14%股权。后东方汇富中心按约定实缴了投资款。

    2016年3月25日,乐视体育公司召开2016年临时董事会并作出决议:“本公司决定给予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40亿元人民币借款,借款期限一年”。

    2015年4月27日修订的新《乐视体育公司章程》规定:公司与其任何股东或关联方之间的任何交易,须经股东会同意;公司发生任何超过500万元人民币的债务或支出,须经董事会同意。

    东方汇富中心以乐视体育公司的董事、高管违反公司章程、致使乐视体育公司经营困难、股东利益严重受损为由,向北京三中院起诉,请求判决被告雷振剑、马岚、高飞、周迅赔偿东方汇富中心损失1亿元。

    三、裁判结果

    北京三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就乐视体育公司与乐视控股公司之间的借款行为,上述被告是否违反了公司章程、损害了股东的利益,进而是否须承担原告诉求的经济损失。

    ……对于东方汇富中心提出的公司董事雷振剑、董事长高飞在其持股期间存在违反公司章程,为乐视控股(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提供40亿元借款的行为,给作为股东的东方汇富中心造成了损失而要求赔偿的主张。确定上述人员是否存在违反公司章程规定的行为是本案的关键问题。

    根据2015年4月27日各方签署并通过的乐视体育公司修订的公司章程(A+轮)规定……虽然该借款行为系基于乐视体育公司的临时董事会所形成的决议内容而为,但鉴于乐视体育与乐视控股公司存在关联关系,该决议内容仍应当经由股东会讨论通过,故借款行为本身违反了公司章程的规定。但就本案中涉及的雷振剑、高飞是否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即未按公司章程规定召开股东会讨论是否签署关联交易合同,需要结合公司章程、股东知情权、异议权、表决权以及召开临时股东会议的权利综合分析判断。根据公司章程(A+轮)的规定……本案中,未有证据表明雷振剑、高飞存在侵害股东东方汇富中心知情权、异议权、临时股东会召开权、表决权等权利。故不能以股东会未召开审议涉案关联交易归结为个别董事的责任。但高飞作为董事同时也是乐视体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明知涉案协议未经股东会讨论的情况下,参与签订了乐视体育公司与乐视控股公司《借款协议》(借款金额2亿元),其行为违反了公司章程中第八条的相关规定……

    在股东起诉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案件中,应当以实际损害已经发生或必然发生为前提。对于本涉案及的40亿元借款,东方汇富中心主张上述借款致使乐视体育公司经营严重困难,给其造成损失。就此,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以及第三十四条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等相关规定,东方汇富中心在向公司完成出资、成为公司股东后只能依据公司法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享有分取红利、分配剩余财产等股权权利,即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相分离。但股东的财产权益能否实现还需取决于公司的经营管理效益,故当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的规定,实施了直接损害股东利益的行为时,股东方可通过诉讼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在本案中虽然存在东方汇富中心所主张的董事高飞违反公司章程的行为,但其后果首先是导致乐视体育公司的债务增加,造成债务不能清偿有诸多原因,且即便不能清偿,也仅构成乐视体育公司的损失,仅是间接损害了东方汇富中心作为股东的利益,而与东方汇富中心自身财产权益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东方汇富中心以其享有乐视体育公司的“股权比例”为依据,要求雷振剑、高飞赔偿其损失,混淆了“损失”承受的主体,也违反了股东仅以其出资承担“有限责任”的基本原则,故该项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北京三中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了东方汇富中心的诉讼请求。

    四、案例解读

    公司利益受损并不直接等同于股东利益受损。实践中,公司利益受损时,股东以公司利益减少导致其股东利益间接受损为由提起股东直接诉讼,对此,法院在裁判时认为,基于公司独立人格,股东出资后不再享有对公司出资金额的直接支配和收益,对公司的利益体现为股权,只能依法定程序通过行使股权来实现自身利益。公司的收益或损失并不能直接对应股东的股权价值,公司遭受的损失也不能等同股东的直接损失。也不能简单地以股东的持股比例直接乘以公司的损失,来确定股东的损失数额。

    在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诉讼中,股东若不能证明公司的其他股东、董事或高管的加害行为与其遭受的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的,其通过股东直接诉讼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一般情况下不会被法院支持。

    如果股东认为其难以提起损害股东利益责任之诉,则其可在完成请求监事起诉的前置程序后,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股东代表诉讼,通过保护公司的利益,从而间接维护股东自身利益。

责任编辑:郭向兵    



关闭窗口

地址:安阳市文峰大道东段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455000   咨询电话:0372-3163078  
您是第 23643873 位访客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