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体生活

将自己融入到人民中,融入到祖国的法治中

  发布时间:2015-05-19 10:07:39


    “人的一生,都有一个需要坚守的价值。理想的完满人格,应当是破除自我,将自己融入到人民中,融入到祖国的法治中。无我,党的事业不朽,如是我心。”

    ——邹碧华《从专业思维、管理思维到领导思维——我的成长历程》

    2014年12月10日。13时50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邹碧华前往徐汇法院途中,胸口突然剧烈疼痛起来,被司机李师傅紧急送往瑞金医院。

    车到医院,李师傅疾步下车,把邹碧华扶上推车。

    “快点!快点!请帮忙快一点!”李师傅一边推着邹碧华,一边对着医护人员喊。开单、挂号、心电图检查,李师傅以最快的速度挂号付费。回过头,他发现坐在推车上的邹碧华脸朝后仰,面色发白,身体开始慢慢下滑。

    一名医护人员立即过来帮李师傅将邹碧华送往心电图室做检查。检查结果不好!很快,邹碧华被送入不远处的抢救室……

    天空开始下起了雨,阴冷的雨点懒懒散散地打在地上,马路上行人、车辆不断穿梭。

    邹碧华安静地躺在抢救室的病床上,嘴里插着呼吸机。就在瑞金医院的对面——上海著名的瑞金宾馆,十多年前的他曾经一边捧着书,一边在宾馆花园的葡萄架长廊下背诵英文单词,他最喜欢哼唱的是黄耀明的那首《四季歌》:

    “……四季似歌有冷暖,来又复去争分秒,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

    碧华,碧丽中华

    1967年1月18日,邹碧华出生在江西省奉新县的一个小山村。

    邹家有三子,邹碧华排行老大。父亲给他取名碧华,意为“碧丽中华”。

    邹碧华的父母很善良,父亲是著名版画家,一辈子痴迷美术,中国美术馆等国内外艺术机构收藏了他多幅作品,还曾获得“鲁迅版画奖”。

    1984年,邹碧华以全县排名第二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母亲和弟弟送他到南昌火车站,邹碧华背着行李独自启程。这次远行,开启了邹碧华人生的华丽乐章。

    邹碧华喜欢北大,北大不仅给了他法律学识,也给了他几百万册书籍的图书馆,给了他独自陶醉观看电影的小单间。自由自在地驰骋于文学、艺术、法学中,他流连忘返。

    1988年,收获爱情的邹碧华放弃在北京已经落实的工作,和女友一起到上海发展。一家上海知名企业和上海高院同时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考虑到专业对口,邹碧华选择了上海高院。

    进入上海高院后,邹碧华被安排到虹口法院见习。那段日子里,他对美术痴迷不已,每天作画,速写本用了一本又一本。

    但时间无法在绘画和法律间平行展开,痛苦的抉择出现在了邹碧华面前。邹碧华考虑了很久,最后将所有的画作收了起来,从此潜心研究法律。“我要做中国最好的法官!”

    回归法律之后,他虚心学习带教师傅的审判经验,甚至学会了一口地道的上海话。浑厚的文学修养和感染力极强的演讲天赋,让邹碧华脱颖而出。

    2001年6月,邹碧华担任上海高院研究室主任助理,后担任副主任。2003年10月至2008年6月,他先后担任上海高院民一庭副庭长、民二庭庭长、审委会委员。在这重要的五年中,他不负众望,先后处理或参与处理了社保基金追索案、房屋维修基金案等一系列大要案。

    持之以恒地钻研给邹碧华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除了在核心期刊上发表20多篇论文外,他一口气主编或撰写了《公司法疑难问题解析》《中国法官助理制度改革研究》《中国简易程序的改革与完善》《法庭上的心理学》等十多部著作。

    2010年,邹碧华的专著《要件审判九步法》在法律界引起轰动,连续两年成为法律出版社的畅销书。很多一线法官评价“本书逻辑清晰、思路严密,审判时按图索骥,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有的人索性戏称,要件审判九步法是“法庭上的独孤九剑”。

    做人,当如邹碧华

    2008年,邹碧华被组织上任命为上海长宁区法院院长。

    何勇,长宁法院的一位老科员。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当时已进入法院工作16年,党龄39年。

    邹碧华到长宁法院报到的第二天,便带着中层干部前往每个庭室慰问。埋在信件、报纸堆里的何勇怎么也没想到,新领导也来到了自己所在的不起眼的收发室。

    “何老师!”邹碧华进门叫了一声。

    何勇的心头一热,这么多年在法院,“我们一直感觉到‘低人一等’,没想到邹院长来看我,还叫我老师!”

    2009年12月,邹碧华让何勇对收发室一年的工作量进行数据统计。一个月后,在新春茶话会上,何勇坐在会场里。突然,他听到台上的院长在提自己的名字——

    “在恭贺新禧的同时,我们除了要感谢一线法官、书记员的共同努力,不要忘记感谢那些默默无闻的普通工作人员。像何勇老师,他这一年发放报纸7万份,发放杂志4422本,与法警交换文件3800份,收寄各类信件35600封,处理退信4000封,接待业务庭邮件查询、复印清单2300人次,纠正信件差错近200封,节约邮费760元。让我们大家一起为何勇老师鼓掌!”

    掌声雷鸣。

    何勇站起身,深深鞠躬。这位在自卫反击战中担任过连队指导员、看过无数战友牺牲、经历过无数子弹从头顶擦过、三次大难不死的老兵,在那一刻泪流满面!

    2010年1月27日,何勇57岁生日。政治部主任来到收发室,送给何勇一张生日贺卡,并正式通知他,党组已决定晋升他为副科。何勇第二次流泪了!“后来一位院办的同事悄悄告诉我,邹院长为了我的事深夜跑到政法委,等了书记足足一个半小时,他对书记说‘这些老科员看不到任何希望但仍然默默无闻地做事,我们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何勇级别的解决,也使得这一批老科员的晋升问题迎刃而解。

    从优秀,走向卓越

    在长宁法院的四年里,邹碧华如同一个组织机构中的灵魂人物,“知行合一贵在实践”“心中要有一盏灯”“没有思想就是行尸走肉”,这些价值观一点点影响着周围的干警,最后化成了法院的精神和文化。

    “他每天很早到法院,中午不睡觉,晚上很晚走,到北京出差时也随身带书。时间对他而言不是一天一天,而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计算。有时候凌晨一点,他还会发信息给我,他常常还在自己的‘庭前独角兽’博客里发博文。”长宁法院办公室主任曾俊怡回忆。

    在一次建设大楼讨论现场,曾俊怡向邹碧华抱怨考勤卡的改革很难推动:“这个需要后勤管理能力的支撑,院里还有观念冲突,考勤卡制度没必要推进。”邹碧华立即厉声说道:“你是要容忍残缺,还是继续前行?!”

    同样的经历也发生在长宁法院副院长胡国均身上。“他一直强调‘急事急清,日事日清’。有一次他要求信访办同志加快工作节奏,我说‘工作要慢一些,下面同志要有一个适应过程’。他一下子急了,第一次对我红脸了,‘慢能把事情做成吗?你作为分管领导也有慢的意思,下面同志还怎么推’。”

    但奇怪的是,无论是曾俊怡还是胡国均,那些被邹碧华“骂”过的人,最后都更钦佩他的为人。

    在邹碧华担任院长的四年里,长宁法院信访投诉率连续四年以超过30%的比例递减。邹碧华亲自主导开发了信访投诉监控系统,让所有的来信来访从纸质化变成网络化。每天,他在电脑里批示信件,然后分配到各分管副院长,再下达到具体的业务部门,信息的可视化避免了以往信访件泥牛入海的情况。

    针对执行管理薄弱的问题,邹碧华改革了执行流程机制,将执行分成接待、查控、研判、强制四个环节,改变了以往的“一人一案”管理模式。这种专业化、集约化的优势,在案件增加而人员未增的情况下,使得长宁法院执行绩效跃居全市法院前列,执行投诉率比改革前下降了76%,执行流程的改革也入选了“2010年全市依法治理十大优秀案例”。

    2012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时任上海市长韩正及两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吴志明、丁薛祥都先后视察长宁法院,对法院的工作高度肯定。

    继承,是最好的纪念

    2012年11月,邹碧华被任命为上海高院副院长。

    2014年6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央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和《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

    7月12日,上海市委召开全市司法改革先行试点部署会,正式拉开上海司法改革的序幕。

    在此之前,上海高院成立了高院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并增设司法改革专项试点工作办公室,该办公室与高院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合署办公,邹碧华任司改办主任兼试点办公室主任。

    无数个“5+2”“白+黑”,上海高院司改办的那层楼面常常灯火通明。《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的制定先后召开了15次座谈会,历经34稿。

    “他累了就在后座拿个靠垫睡一下,星期天从来不休息,有一次我在高院等他下班,一直到凌晨3点他才从办公室出来。”李师傅最了解邹碧华为人,虽然跟着这样的院长着实累人,但李师傅愿意。

    12月10日9时,邹碧华前往市委政法委参加专题会议。13时50分,邹碧华前往徐汇法院途中,胸口开始剧烈疼痛起来。17时20分,天空下雨,邹碧华去世。

    家人、朋友、前辈、同事、同行、老师、学生,认识的、不认识的,随着这一噩耗在微信圈的传出,整个法律圈震惊,人们在流泪。无数的悼念、悼文、视频、文章开始出现在各家媒体,邹碧华以他学者型法官的才华、公正不阿的性格、善良纯朴的品行以及对法律同行的尊重,赢得了人们的敬仰。

    12月12日,一位年轻的法律人在微信里写:“如果选择哪一种态度,我想继承是最好的纪念,改革路上邹院长播下的种子,在合适的时候会生根发芽,也许长成参天大树!”(记者 严剑漪)

责任编辑:安中法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关闭窗口

地址:安阳市文峰大道东段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455000  
咨询电话:0372-3163078  
您是第 1069418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a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